Day 96&97: The tour of Nothern Light

11/24-25 北歐行第六七天:極光之旅


這原本應該是個極光還沒出沒、白雪尚未紛飛的季節。
但由於我們的到來,Kiruna開始有了變化‧‧‧!




11/24

早上九點在民宿等待極光團的老闆:Stig來接我們,但到了九點半卻遲遲未出現,只好請民宿老闆娘幫忙打電話問。才知道原來Stig正在購物,因為我們是今年入冬第一批客人,所以要採買所有需要的材料得花上一些時間。

我們參加的極光團可以點這參考


終於在十點的時候盼到Stick來接我們,先載到他的公司所在,借我們比較給力的禦寒衣、禦寒褲與雪靴。於是再穿上昨天購入的北歐帽,我的全副武裝就完成了!

全副武裝獨缺手套沒露出來

接著Stick帶上他養的無名黑狗,跟我們一起上路。我們要前往賞極光的地方距離Kiruna市區有50公里遠,大概要開一小時所以我在車上睡了一會兒 ......


過了大約一小時後我們抵達一個湖泊。但Stig若不說的話我壓根不會想到這是一個湖,因為看起來廣袤無比 ...

我們剛抵達時大約是下午一點,太陽仍與我們同在。接著我們徒步從湖的一端走到另一端,Stick要用雪上摩托車運送物資。說是一端到另一端其實也只是大約45度的弧而已,但用走的也得走上十分鐘。



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到這種遍地是雪的地方,所以就慢慢行走,體驗這人生中難得的片刻。

旅人相較於大自然是如此渺小


走了十分鐘後我們抵達了要度過一晚的小木屋,此時Stig與他的夥伴正在屋內生火,就請我們先去取湖水。

湖畔小屋

破冰取水
在這個荒郊野外沒水沒電沒手機訊號的地方,什麼都得依賴大自然,所以喝兩天湖水看來是無可避免了!


阿咪云:野外生活大不易,城市生活真方便。

木柴有很多不需要我們自己動手劈

廁所也是天然的,在小木屋旁走路一分鐘有另外一間可以稱為是「茅廁」的地方,進去之後有個洞,不論男女都在這邊尿尿,不過其實男生好像大可不必...


就在我們打混摸魚一陣子過後,Stig把午餐給準備好了。是可以保存很久的煙燻牛肉搭配通心粉,不過這煙燻的口味好鹹啊~

午餐是煙燻牛肉

吃過午餐後又是自由活動時間,Stig帶著我們騎雪上摩托車,只要無腦地催油門就好了,反正這個冰湖上沒有其他人!

一路向北
話雖如此不過我都騎時速30以內,因為先前提到一起被帶來的黑狗一直跟著我們跑,很怕會撞到他@@  而且雪上摩托車實在是沒有很好操控。


騎個兩回之後天就黑了,但是晚餐還要等上好一陣子,我們只好自己在冰上找樂子。

例如說...
冰上裝死

雪地塗鴉



太陽大概下午兩點就下山了,所以這片湖泊進入完全的黑暗。又黑又冷的天氣讓我們想著這漫漫長夜該如何過...

在玩過裝死以及塗鴉之後,決定回到小木屋裡等待晚餐。


晚餐是Stig上個月釣到的魚,害怕魚刺的我這一餐吃得很慢...

在吃晚餐的同時我們詢問Stick要如何看到極光。因為前兩天他才告知我們說依照他的經驗,這個天候可能很難看到極光...  再加上沒有下雪沒辦法玩狗拉雪橇!

因為太複雜的極光原理一般遊客聽不懂(即使我事前看了維基百科我也還是不懂),所以他用他的方法來解釋。他將極光出現比擬為墜入愛河:如果沒有去Disco,就不會墜入愛河;如果不在極圈,就看不到極光。儘管去了Disco,也不保證一定會遇到一起墜入愛河的對象;儘管待在極圈,也不能確定極光會出現。儘管有墜入愛河的對象,但你不會事先知道這段愛情有多強;儘管出現了極光,但你無法預測今夜的極光是強是弱。
簡單來說:看不看得到極光,一切都是機率!氣候可以做為機率高低的參考,卻無法作為強弱的參考。

語畢,他放下吃完的晚餐,準備到屋外去幹活。這時候氣氛有點低迷,畢竟我們都大老遠跑到這地方來,在這種低溫如果看不到極光、玩不到狗拉雪橇,實在相當可惜!

過沒幾分鐘後,Stig進來告訴我們:我的朋友,現在北極光出來了!




於是我們非常興奮地全副武裝帶著相機往外衝,眼前映入的正是傳說中的北極光!



一開始淡淡的

過一會兒轉強,形成光圈狀


在遠方的山脈線上形成一道強光

其實肉眼所見的北極光與照片上看到的截然不同,這必須要親眼看過才知道。北極光就是在雲後面呈現的微光,肉眼所見並非綠色,但是相機捕捉到的盡是綠色。
而極光的形狀則是由雲朵來決定,今晚的雲雖厚但飄移速度很快,所以不用等太久就可以捕捉到形狀多變的極光。

另外因為數位相機是無法直接在LCD螢幕上捕捉到微弱的極光,所以對焦都只能憑感覺,每一張照片都要花5~6秒來拍攝,才有足夠的光源能夠成像。在沒有腳架的情況下要用手停格5~6秒實在太困難,所以幾乎拍不出沒有模糊的照片...要來拍攝極光的朋友,帶支腳架是很重要的!

我已經盡力減少手震了,拍到我都整個人躺在地上...

後來極光逐漸轉弱,於是我們一邊欣賞極光,一邊享受被數百萬顆星星看的這一刻。由於這種荒郊野外沒有任何光害,天上的星星看得一清二楚,但天上星斗數萬我卻只認得出北斗七星...才疏學淺呀!


阿咪云: 快哉此片星斗!寡人所與庶人共者耶?


可惜星星比極光更難拍,沒有腳架還是放棄拍出完美星空這種念頭吧。

心滿意足回到小木屋裡欣賞剛剛拍的照片。這時候開始靜下來思索關於極光的一些想法。我覺得對生活在極圈的人來說,看極光應該就跟在台灣看到彩虹一樣稀鬆平常。在台灣要看到彩虹雖然很容易,不過也是有大小強弱之分,這道理就跟極光蠻像的。

不過極光在照片裡看起來很厲害,現場看倒是覺得還好,就是微微的光而已。特別的就是這光很大一片!



一小時過後,正當我們正要醞釀睡覺的氣氛,Stig從外面回來告訴我們說現在極光比剛剛更強了。於是我們又再度全副武裝帶著相機殺出去!


再次外出所見到的極光真的很好很強大,抬頭仰望只見到一條巨大的極光形成一座拱橋,延伸至看不見盡頭的兩端。可惜極光無法錄影捕捉,如此壯觀的景色。

山中噴發

天頂的極光橋

觀察許久之後,極光橋的一端開始變化,成為螺旋狀的強光,然後轉變成為簾幕狀...實在精彩!

氣勢如虹

簾幕狀中帶有一點詭異色彩

在拍攝數十張極光的照片之後,覺得這趟旅程已經值回票價,可以了無遺憾地去睡覺了!人生中能有機會親眼見到極光這種自然奇景實在太好了,畢竟這世界並非每個人都可以親眼見到極光吧!


阿咪云:今夜極光多美好,適合用寂寞去憑弔。我悄悄離開,不帶走一片極光。


11/25

從昨夜十點多睡到次日早上九點,雖然睡了很久但是睡眠品質實在不佳。

其實昨晚有想過要是導遊想要謀財害命的話還蠻容易的,畢竟這裡貌似方圓十里無人,位處荒山野嶺又沒有手機訊號...  但幸好我們都安全活下來了,證明這是一趟很安全的旅程!不過當然人多同行會比較安全一些。


窗外的早晨

起床之後看窗外發現似乎下起了雪...  心中燃起了些許可以玩狗拉雪橇的希望!但可惜Stick說現在積雪還不夠厚,要玩狗拉雪橇還是不太可能,可惜呀!


昨天才說著希望繼極光之後可以下雪,沒想到一起床就真的下起雪,這根本就是人品大爆發啊!!!要什麼就有什麼的我們真的是運氣太好...

下雪就是銀白世界

明顯可看出強大的風雪

人生中的第一場雪...就在這個有神奇歐若拉(Aurora)的地方!


早上的活動是冰上釣魚以及滑雪。




獨釣寒江雪

但因為我實在是對於釣魚太沒耐心所以很快就放下釣竿跑去滑雪!年輕人就是太衝動啦!


很有架式但其實不太會滑

但Stick也沒有教我們怎麼滑雪,只是告訴我們怎麼穿上雪橇就跟其他工作夥伴去搭桑拿(Sauna)的小屋了。所以我們這趟行程中不會有桑拿浴,因為還沒蓋好XD

話說小弟以粗淺的語言學的概念來看,桑拿應該就是三溫暖,因為用日語讀桑拿就會跟三溫暖的音很相似,而三溫暖是日語用台灣發音,所以應該如我推測...

因為不會滑雪所以滑個兩下我就決定換個遊戲,來堆雪人。


雪人一號

我與我的雪人家族

堆雪人實在沒有想像中的容易,要用很大的腕力才有辦法做出紮實的雪球,要堆成大顆的就更不容易了!

堆完雪人之後就是要來打雪仗!

做完這些雪球我覺得手腕的筋有點痠痛

砸雪球真的是件爽快的事情,而且衣服穿得夠厚也很安全。

但在我們玩雪球時,我的雪人被分屍了!而且還被我目擊到兇手是...那隻無名黑狗!牠叼著雪人頭逃走,我在雪地上狂奔卻還是無法追上牠 Orz


後來玩夠了就來享用在這裡的最後一餐。

三色豆配馬鈴薯泥
這些傳統瑞典食物實在都是鹹到不行...

吃完午餐過後發現風雪又變得更大,但是也到了我們必須要離開的時候。

風雪大到什麼都看不見

Stig用雪上摩托車拉雪橇載我們離開小木屋前往汽車處,但是我在雪橇上被摩托車的黑煙以及濺起的雪噴得亂七八糟,整個非常狼狽 Orz  那兩分鐘的路程好像有十分鐘那麼久...


因為風雪太大,所以汽車無法在雪地中爬坡,還必須要出動雪上摩托車來拉汽車才有辦法脫離雪地。因為有另外一台汽車等等回頭時需要摩托車來拉,所以Stick就叫我單獨騎雪上摩托車跟著他的汽車後面,於是我就有了大風雪中騎機車三分鐘的體驗。感覺其實跟大雨中騎機車很像,不斷有水滴往身上拍打...  然後我就全身濕了 = =


接著又是一個小時的車程,我又再度在車上打了個盹。Stig載我們回到他的公司,讓我們可以沖個澡再去搭火車。


返回Kiruna市區途中


非常順利地,我們搭上了下午五點半的夜車,隔天早上十點會抵達Stockholm。在火車一路向南的路上我們回憶這趟極光之旅,非常圓滿,除了狗拉雪橇之外,我沒有留下任何遺憾!
但之後會不會想再次看極光呢?我想可能不會,看極光這種事情一輩子應該體驗一次就夠了,看多了就不稀奇啦 :D



更多Kiruna與極光的照片請點此觀看